F1比利时:飞来的“头哥”很恐怖 勒克莱尔靠Halo保命

夏休终于结束,F1比利时大奖赛宣告着下半赛季的争夺正式打响!汉密尔顿 VS 维特尔,梅赛德斯 VS 法拉利,谁是你心中的车手/车队总冠军?

昨天,夏休结束后首场F1大奖赛在比利时斯帕上演。凭借首圈对汉密尔顿的超越,维特尔拿下个人第三个斯帕分站冠军,后者屈居次席。维斯塔潘为红牛车队带回季军,另一位梅赛德斯车手博塔斯从第17位起步,追至第四完赛。

博塔斯因与斯洛特金的碰撞受到加罚5秒的处罚,然而对最终的成绩没有影响

本场比赛,再次成为了“一圈大奖赛”,起步后,霍肯伯格因错过刹车点,撞上刚宣布退出F1的阿隆索,“头哥”被撞飞的赛车直接压向勒克莱尔赛车,后者因Halo的保护作用才躲过一劫。

与此同时,阿隆索赛车前翼撞上里卡多赛车尾翼,前方莱科宁由于避让马格努森,被里卡多赛车追尾爆胎。受此次事故影响,二人分别在比赛第9圈(莱科宁)和第31圈(里卡多)退赛。

赛后,FIA对该事故作出判罚,霍肯伯格被认定为事故负全责,受到在下一站(意大利大奖赛)正赛中退后10位发车的处罚。

2018 F1比利时大奖赛正赛成绩(前十名)

 

一次超车成取胜关键 维特尔斯帕夺冠

去年,维特尔在斯帕被汉密尔顿挡了44圈,最终也没能完成对英国人的超越。今年再战,法拉利更具优势的赛车、更加强大的引擎让德国人没有再次饮恨斯帕。

起步之后,杆位发车的汉密尔顿成功守住位置,领先进入第一弯;发车反应稍逊的维特尔紧随其后。没有受到任何事故影响的二人在赛道上展开正面交锋,维特尔赶在安全车出动前,在大直道完成了对汉密尔顿的超越,升至第一。

随后,比赛进入了维特尔最习惯的领跑节奏,德国人顺利将比利时大奖赛的冠军收入囊中,并将积分榜上与汉密尔顿的差距缩至17分。

不得不说,维特尔的这次超车像场法拉利的“及时雨”。此番在历年来梅赛德斯占尽优势的斯帕,法拉利赛车本以展现出了最强者的姿态。然而,车队的失误加上降雨的干扰,让跃马未能如愿在排位赛中拿下杆位,正赛中莱科宁又因意外及赛车故障退赛,维特尔的这个冠军,可以说是车队最大的安慰了。

 时隔6年阿隆索斯帕再“起飞”

2012年比利时大奖赛,格罗斯让引发连环大撞车

我们都在期待着“头哥”的事业重新起飞,而在斯帕,他两度实现了赛车的“起飞”。2012年比利时大奖赛,格罗斯让在发车后,将汉密尔顿逼出赛道,随即引发连环撞车,阿隆索正是当时的受害者之一。

2018年,同样的斯帕,同样的发车,在几乎同样的位置,“头哥”又一次被撞上了天。而这次的肇事者换成了2015年的勒芒24小时耐力赛冠军得主霍肯伯格。发车后,由于严重错过刹车点,霍肯伯格的雷诺赛车将阿隆索的迈凯伦赛车“撞到飞起”,并牵连了包括勒克莱尔、莱科宁、里卡多在内的多位无辜受害者。

“我在后视镜这看到Nico(霍肯伯格)在高速行驶中四轮锁死。他完完全全错过了刹车点,不止是几米而已。我无处可躲,然后我感受到了撞击并且飞向了Charles (勒克莱尔)的赛车。Nico今天是把我们当保龄球在打。”

在宣布退出F1时,“头哥”说要跑好本赛季接下来的比赛,然而,仅仅是在这番话说出后的第一场大奖赛,这位老将就遭受了“暴击”……让我们一起,祝阿隆索,蒙扎好运!

 

 人字拖:我,为自己正名

2018赛季,头部保护装置Halo正式被引入F1赛车。尽管有褒有贬,关于Halo的争议一直存在。而这一次在斯帕首圈的大撞车,Halo终于为自己正名——在Halo这个“人字拖”保护下,年轻的勒克莱尔毫发无损。

画面中,被阿隆索的迈凯伦赛车“碾压”后,索伯赛车所搭载的Halo右侧“惨不忍睹”,向人们展示着它所遭受过的重创。倘若没有Halo,勒克莱尔的头部将直接承受这场撞击,后果不堪设想。

“我从来都不是Halo的粉丝,但不得不说今天我很庆幸有它在我的头上”——勒克莱尔

 

曾经比安奇的事故引发了赛车圈对开放式座舱车手头部保护的思考,最终有了Halo的出现;而如今,Halo成功保护了把比安奇视为“教父”的勒克莱尔,让整个围场对这个保护装置赞誉有加。也算是这两位亦师亦友的车手之间的一种缘分了吧。

关于Halo的争议可以告一段落了,毕竟生命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昔日“斯帕之王”  如今心很塞

曾四度(2004, 2005, 2007, 2009)折桂斯帕的莱科宁,在2018年比利时大奖赛上可谓是状况不断。其实,直到排位赛Q3之前,“冰人”夏休之后的首个比赛周末都还算顺利,甚至还在Q2刷出了1分43秒355破赛道纪录的圈速成绩。

然而,顺风顺水的剧本从来都不属于勤勤恳恳的芬兰人。第三节排位赛,决定杆位的关键时刻,莱科宁赛车因燃油不足被“剥夺”了做出更快圈速的机会,最终仅位列第六。

正赛中,莱科宁的命运并没能实现反转,芬兰人先是受到事故波及,爆胎被迫进站更换;随后,在比赛仅仅进行9圈时,因赛车DRS无法关闭,“斯帕之王”莱科宁便退出了本场比赛的争夺。

以39岁的“高龄”征战F1,莱科宁却长期处于“分站冠军荒”中,究竟芬兰“冰人”下一个分站冠军在哪里?蒙扎将是法拉利的主场,如无意外,跃马将在那里宣布下赛季的车手阵容,关于莱科宁的去留,也即将尘埃落定。

 

新印度力量从“零”开始 拿分的奥康前途堪忧

赛前,印度力量的“易主风波”成为围场焦点之一。夏休期中,由现威廉姆斯车队车手斯托尔的父亲——劳伦斯·斯托尔所领衔的财团,完成了对原印度力量车队的收购。然而,因所有权原因,买下赛车及车队资产的劳伦斯·斯托尔并未获得以“印度力量车队”之名参赛的资格。

最终,赶在比利时大奖赛前,该车队完成主体变更,以“Racing Point印度力量车队”取代原印度力量车队,参与下半赛季的争夺。这意味着,原印度力量车队已在2018赛季F1中注销,原车队积分也随之清零(车手积分不变)。

奥康在比利时大奖赛排位赛中,取得第三位的个人最好排位成绩

车队积分清零,并未影响这支中游车队的“比赛积极性”,两位车队佩雷兹和奥康分别在比利时大奖赛中取得第五、第六,联手为新车队带回18个积分,领先仅积4分的威廉姆斯,位居车队积分榜第九。

在车队“如获新生”的同时,车手奥康的未来却令人担忧。由于新老板的儿子斯托尔已基本确定将在中途转会“自家车队”,并有极大可能选择取代奥康。这位优秀的法国车手,将面临着“失业”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