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时光铭记 马尔乔内在汽车行业的那些年

北京时间7月25日,前法拉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因病不幸离世,享年66岁。在无数人的祈祷中,这位汽车行业的元老级人物没能创造奇迹,与世长辞。

上周末,法拉利全球董事会宣布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马尔乔内由于身体原因,将无法重返工作岗位。尽管法拉利及马尔乔内的家人都尚未对外公布,这位66岁的高管究竟出了什么事,却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

随后有消息指出,马尔乔内在治疗侵袭性肩部肉瘤(一种癌症)的手术中出现了脑栓塞的情况,并且受到了不可逆转的脑损伤,目前一直处在昏迷中,需要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体征,丧失了康复的希望。在此消息曝出不久后,北京时间7月25日下午,彭博社确认,马尔乔内不幸离世。老爷子一路走好。#R.I.P. Sergio Marchionne

2004年,马尔乔内当选菲亚特集团CEO,开始了其14年的掌舵。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掌管FCA和法拉利,不仅成了马尔乔内职业生涯的终点,还伴随他走到了人生的终点。在沉痛悼念这位元老级人物之际,让我们再次回顾一下,马尔乔内作为领袖在汽车行业史上的十件令人难忘的事。

黑色毛衣 

西装革履,几乎已成了汽车行业高管的基本着装,而马尔乔内却特立独行。虽然没人认真数过马尔乔内有多少件黑毛衣,但这种衣着显然已成为了他个人的标签。无论是在和政要人物会面的重要时刻,还是在FCA全体员工面前演讲,马尔乔内始终没有穿过西装、打过领带。

 诚实的人 

汽车行业的顶级高管,一般不会及时承认自己的错误,但是马尔乔内并非如此。当他发现FCA出现问题时,他更愿意率先指出公司的错误。

比如,上一次你听到一个汽车品牌高管劝说消费者不要买该公司产品是什么时候?马尔乔内就曾这样做过。2014年,在一次布鲁金斯学会的演讲中,马尔乔内跟说过:“如果你们正在考虑买一台500e,我希望你们不要买,因为我每卖出一台,都会花费我1万4千美元。”

今年4月,在媒体采访中谈到玛莎拉蒂Levante时,马尔乔内直言不讳:“执行不力,我们在Levante的上市过程中表现的太糟糕了。”

 

铁血果敢

马尔乔内是个相当胆大的人,在对于削减不成功产品和开发出人意料产品这些事上,他从来不曾手软。

道奇Dart就是个很好的例子。2013年,道奇Dart开始量产,而2016年,就被马尔乔内连同克莱斯勒200一起“砍掉”,整个量产时间仅仅存在了18个月。

另一个例子是马尔乔内对于法拉利SUV的态度。在2016年,马尔乔内曾对外表示,想让法拉利生产SUV,“先杀了我”。但到了2018年1月,由于看到市场的转变,马尔乔内态度顺应时势地转变,并确认跃马SUV正在研发。

与Waymo达成合作

FCA和Waymo的合作未来将产生多大影响,如今尚不得而知。但这个合作关系之所以能够建立,当属马尔乔内在任CEO时期的一大成就。

Waymo是谷歌自动驾驶共享公司,在双方协议中,FCA将为该公司克莱斯勒Pacifica,双方合作关系始于100辆,随后由于Waymo加购62000辆 Pacifica,因而进一步加深。

这一合作关系的成功之处在于,马尔乔内一直希望将克莱斯勒打造成为一个服务于定点接驳的品牌,而该合作进一步加大了这一构想实现的可能性。当然,这个计划成功与否,尚难断定。

稳定法拉利F1车队的局面

当马尔乔内在2014年成为法拉利CEO之后,他为公司制定的众多目标之一就是让其F1车队在经历了一个赛季的挣扎后,重新回到巅峰的状态。在那一年年末,他聘请了阿里瓦贝内担任车队领队,帮助车队重振士气,并再次回到了争冠行列。2015年,法拉利拿下了当年的年度亚军。而到今年,法拉利也一直是年度总冠军的有力竞争者。

 

将道奇打造为高性能品牌

如果没有马尔乔内,我们很可能永远不会看到诸如道奇Challenger SRT Hellcat和Demon这样的高性能车型的“复兴”。

在马尔乔内掌舵之前,道奇经历了很长时间的迷茫,推出的车型也不尽如人意。而在马尔乔内到来之后,其车型阵容被简化为Challenger、Charger、Durango和Journey。它还重新吸收了SRT高性能品牌,如此一来,这些车型的高性能版本仍能使用大众所熟悉的道奇标志。

 

寻找兼并伙伴

马尔乔内一直在寻找能够分摊公司研发成本的合作伙伴,其中最出名的一次尝试就是在2015年,当时他找上了通用汽车公司,希望其能接管FCA。他甚至直接联系了通用汽车的CEO Mary Barra,向她“推销”这个主意。

当与通用汽车的兼并失败后,马尔乔内据称又与PSA以及几家中国制造商有所接触。最新版本的传言是FCA可能会与现代联手,但双方都否认了这些报道。

阿尔法·罗密欧重新带回美国

在1995年阿尔法·罗密欧离开美国后,一直有传言称它将重回这片市场,而马尔乔内将其化为了现实。2013年底,4C轿跑在美国上市销售,虽然并不算成功,却为这个品牌划下了一个新的起点。

如今,阿尔法·罗密欧还在美国推出了Giulia轿车和Stelvio SUV,未来还将有更多车型面世。两款全新跨界车为消费者们提供了三种车型大小的选择,除此之外,公司还将推出顶级的8C高性能轿跑和“复活”的Gran Turismo Veloce,其混动引擎能爆发出逾600匹马力。

帮助法拉利上市

2014年,马尔乔内成功“挤走”了长期担任法拉利董事长的卢卡·迪·蒙特佐莫罗,并接受了这家意大利超跑制造商。此后,他帮助法拉利脱离了FCA,公开上市。

一年后,法拉利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必要的文书,以股票代码RACE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公司当时认为股价起价应该在48至52美元之间,时至今日,它已经涨到了136.49美元。

2016年,马尔乔内正式成为了法拉利的董事长兼CEO,全权掌握了这家汽车制造商。

 

接手克莱斯勒

在马尔乔内的职业生涯中,他还做出了一件足以载入汽车史册的壮举——在克莱斯勒破产期间接管了这家公司。

这次接管的方式意味着当时公司只收购了少量克莱斯勒的股票,直至2011年,马尔乔内才掌握住克莱斯勒的大权。2014年,双方的合并正式完成,而现代的FCA也终于成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