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部”的赛车“哲学”

作为澳大利亚赛车界的“元老级”的人物,Jeff Mattner曾以组织方的角色参与到F1阿德莱德大奖赛、阿德莱德500、澳大利亚F3等各大澳洲赛事中,见证了阿德莱德及整个澳大利亚赛车行业近半个世纪以来的发展与变迁。

微信图片_20180417103815

在今年三月举行的阿德莱德500赛事中,sportauto有幸采访到了这位赛车运动中的重量级人物,听他讲述自己的“赛车哲学”。

sportauto: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赛车运动感兴趣的?

差不多六十年前吧。我16岁时开始对这项运动感兴趣,但当时还只是看比赛,去那些在澳大利亚比赛的现场观赛。等我长大之后,就更深入地参与到了这项运动中。最初是赞助车手跑当年的澳大利亚F2,也就是现在的F3,这项赛事也是我当时帮忙引入澳大利亚的。再之后,我还把F3带到了亚洲。

在1985到1996年期间,我负责处理F1阿德莱德大奖赛一切有关赛车方面的事务。当时在欧洲举办的F1大奖赛都没有什么垫赛,但当阿德莱德开始举办F1时,我们选择了四、五个本土赛事作为F1的垫赛,例如V8、保时捷还有一些更小型的轿车比赛。然后伯尼·埃克尔斯通(Bernie Ecclestone)看到了,决定把这个模式推广到全世界。

moremsportshistory

在墨尔本接手F1之后,我开始着眼亚洲的赛车市场,在那里引入了F3赛事,并且结交了一些希望把亚洲赛事引入澳大利亚的人。12个月前,我遇见了奥迪运动(亚洲)客户赛车部门总监马丁(Martin Kuehl),他很迫切地想要推广奥迪品牌,于是奥迪运动R8 LMS杯就在今年三月来到了阿德莱德,作为阿德莱德500的垫赛。他的这个决定真的非常勇敢,走出这一步很不容易,幸运的是一切都有了回报,观众和车手们都对比赛很满意。

sportauto:在阿德莱德500这项赛事中,你扮演了什么角色?

我是这项赛事的赛车总监,负责所有赛车相关的事务。但是整个比赛还有很多其它方面的工作要做,所以我们整个团队大约有15个全职的员工负责筹划运营。然后在比赛周末,我需要负责协调1000个人,其中包括了志愿者、官员以及其它各个组织的人。所以在你欣赏比赛的同时,背后有一整套复杂的系统在运行,保证一切都能跟着时间表走。这是我的主要职责。因为比赛是直播的,所以准时很重要。

sportauto:你觉得阿德莱德500的魅力何在?

它不仅仅是一项赛车比赛,而是一项让全家人都能享受的赛事,这就是它的魅力,我们也一直秉持着这个观念在举办比赛。今年有超过22万人来到了比赛现场,虽然没有创下观赛人数纪录,不过也已经很接近了。不过周日,也许有很多人都是来听Robbie Williams的演唱会的!

7389_2016_clipsal500_ss1_2748

sportauto:你人生中最具挑战性以及最棒的时刻是什么?

要说最具挑战性的比赛,其实每年都不同,一直都会有新的挑战出现。不过我不会将它们视为挑战,而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很荣幸我拥有一支很棒的团队,其中一些成员已经跟着我超过30年了。

最棒的时刻大概就是在参加亚洲保时捷卡雷拉杯,看着我的车手站上领奖台的时候了。我们赢下了马来西亚站和上海站,差一点就在澳门也拿到冠军了。当时我的车手在领跑时遭遇了机械故障,不过比赛中有时候就是会发生这样的事。还有看着我的车手赢下亚洲F3和澳大利亚F3的时候,这样的时刻还挺多的。

sportauto:你已经在赛车行业工作很久了,你还想干多久?

只要我的脑力还能胜任这份工作,我就会一直工作下去。

sportauto:当你回首过去,你会如何评价澳大利亚的赛车行业?

这项运动发展得很好,在这段时间里改变最大的应该就是安全性的提升了。现在的赛车更加强韧安全,其中技术的进步发挥了很大作用。车手们有了Hans装置,赛车服的材料也越来越好,这大概就是我职业生涯中看到的最大的进步了。而且赛车科技的进步能够促进普通民用车的研发,而民用车的研发反过来也能帮助到赛车行业的发展,这是一个双赢的结局。

sportauto:车迷人数是不是也有所增加?

是的,车迷人数一直在增长,不过主要是通过收看电视直播和实时赛况,而不是去现场观赛。在现代科技的帮助下,只要你的手机在身边,你就可以连接入互联网收看比赛,无论你身处世界的任一角落,都能知道比赛里发生了什么。不过真正的车迷还是会去现场看比赛的。

Masterplan Drawing for Website

sportauto:你觉得Tailem Bend的赛道是否能在当地获得成功?

根据计划,这条赛道全年只会举办三到四场大型比赛,而平时它又会恢复成普通的林荫道,供当地人使用。目前我们只在北边有一条赛道,但是现在南边也要有一条赛道了,住在阿德莱德到维克多港的人们只需要驱车40到50分钟就能抵达赛道。这是一项非常大胆的投资,不过从长期来看,我觉得它能成功。

sportauto:你遇见过很多成功的车手,你觉得他们成功的关键是什么?

成功是很多元素的集合,首先你需要有天赋,对赛车的热情也是很重要的。如果车手没有热情,那他就只是在场上充数的。如果他能保持热情、全力以赴、保持身材、了解他所驾驶的赛车的一切,那么他就离成功很近了。不过不幸的是,现在你还需要有好的赞助商才能达成你的目标,除非你有一个有钱的爸爸。

 sportauto:你从事赛车行业已经这么久了,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可以分享?

在F1早期,有像Nigel Mansel这样全心投入赛车的车手,不过他们也有自己的小怪癖。比如Nigel就不喜欢签名,不过每年他都会帮我签几顶帽子,好让我拿回去在俱乐部里搞抽奖。然后第二年我再遇到他的时候,他第一件事就是问我:“你用我的签名帽子赚了多少钱?”

还有Jack Brabham和Alan Jones也是很有趣的人。Jack非常“吝啬”,只要他发现哪里能省下一元钱,他就会省下这一元钱;但是Alan截然相反,他非常擅长“摆布”赞助商。

95mansell

sportauto:在个性方面,现在和以前的车手是不是有很大的不同?

现在的车手几乎就是行走的“公关机器”,一直有人会跟在他身边。如果你提出了一个问题,他在回答之前会努力思考,或是从公关那里获得提示。以前的车手不会有那样的人跟着他们,他们可以畅所欲言。我觉得这是因为现在的一切都是商业化的,所以车手必须对他们的言行举止小心翼翼。而且现在有各种社交媒体,很容易出现你发表了一段评论,然后被断章取义的情况,然后你就会莫名其妙地陷入麻烦,因此我能理解为什么他们这么小心。所以说,以前的车手更加有个性,或者说两者都很有个性,只是现在的车手很难有机会把它展示出来。现在到处都有狗仔、相机、手机,如果车手被拍到,很容易被曲解出一个故事。我为此感到遗憾,他们就像活在一个玻璃展示柜里。

sportauto:澳大利亚有这么多优秀的车手,为什么登上世界顶尖舞台的却不多?

澳大利亚本土车手的实力并不亚于欧洲车手,但是他们没有充足的资金支持他们去欧洲参加比赛。在欧洲,车手的机会非常多,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在比赛中好好表现自己。但是在澳大利亚却不一样,所以我们的车手需要更加努力,并且仔细斟酌每一分钱应该怎么去花。现在俄罗斯有一些年轻车手冒尖,因为他们都有来自政府的赞助。虽然澳大利亚也有很多优秀的车手,但是很不幸这些车手并没有来自政府的赞助,所以他们没有机会登上世界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