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在召唤?如果经典车被“现代化”

汽车工业里,许多传奇品牌和车型来来往往,然而却只有很少能够不被时代更迭所掩埋。但尽管不在生产,经典就是经典。话说回来,如果把经典复刻到现代,会是怎样一种外观?

Budget Direct就此设计了一系列假想图,或许看过之后你能从中找到答案。

AMC Gremlin

AMC Gremlin是一款产于1970年的微型车。这款双门车在1970至1978年间量产及上市,共计生产671475辆。尽管是经典车型,但AMC Gremlin最常被冠以“最丑车型之一”的名号,即使是加进了现代元素的假想车也难逃此劫。70年代老式的白色线条仍然被保留在车身侧面,前脸也和原本的Gremlin一样……丑。而更值得吐槽的是——这台现代版的AMG Gremlin怎么看都像现代Veloster。

 

DeLorean DMC-12

这款跑车可以说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最具代表性的车型。DeLorean DMC-12是该公司于1981年至1983年期间生产的唯一一款车型。因为电影回到未来,搭载鸥翼车门的DMC-12一夜成名,这款在电影中被当作“时光机”的改装款DMC-12一炮而红。

事实上,2018年你或许本来就可以买到新款的DeLorean DMC-12了。据传,在几年前就宣布要让DMC-12死灰复燃的德罗宁汽车公司,终于在2017年完成了全新的“产自80年代的DMC-12”车型的限量复活。虽然该公司的官网并没有任何相关消息,但我们仍然希望它是真的。怎么说,这台车的经典样子还是比这款假想设计好得多,这个不知道为何有点像奥迪S3。

 

奥兹莫比尔Cutlass

奥兹莫比尔曾是汽车工业里人尽皆知的名字,虽然它在2004年就已寿终正寝。Cutlass这个词,可以是上世纪60年代传奇的后轮驱动肌肉车,可以是70年代纳斯卡的参赛车型,可以是80年代后驱两门轿车,也可以是象征着奥兹莫比尔之死的前驱车。幸运的是,我们在这个现代版设计图上看到的,是60、70年代Cutlass的影子,在恰如其分的金色包覆下,确实有些经典传承的味道。

 

罗孚75

罗孚是汽车行业的又一经典,它曾是英国人引以为傲的贵族专用品牌。作为路虎、捷豹的“老前辈”,罗孚辉煌过,却难道落没的命运。罗孚 75量产于1998年至2005年期间,考究的车身设计、沉稳的动力表现以及齐全的配置,让这款极具英伦之气的车型成为经典。在Budget Direct的假想系列里,这款现代版罗孚75毫无曲线的前脸颇具“槽点”,但它的格栅想必会让罗孚的粉丝欣然一笑。其实,整台车的设计尚算匀称,接受并且爱上它,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Tatra JK 2500

什么是Tatra JK 2500?这是一款你在各大科普网站都未必找得到答案的车型。Tatra JK 2500的设计曾掀起一股流行风潮,而它也因此被称为“你所知的最美丽的车型”。这款捷克车的出现要追溯回1954年,有且只有一台原型车被产出。假想图虽然沿用了JK 2500的涂装配色,却远不能复刻当年这款车出现时那种吸引力。

 

普利茅斯 Barracuda

说到经典车,就不得不提起标志性的1971年普利茅斯Barracuda。普利茅斯Barracuda最初产于1964年至1974年期间,直至今日也是不少汽车收藏者热衷的藏品,特别是1970-1974年出产的那一批。尽管看起来与道奇Challenger有些“换汤不换料”的感觉,但Budget Direct为这台假想车配以的经典涂装色以及车尾上的老式Hemi图案,也算是“有心”了。

 

SAAB Phoenix

赛车迷们一定记得SAAB这个成功的拉力车制造商。直到1980年,SAAB都是一支很成功的拉力厂队,并培养出了多位著名拉力车手。2012年,SAAB作为汽车品牌的故事就已结束,留给世人的也只剩历史而已。事实就是,破产后的SAAB再没有复苏的迹象,如果真的要复活一台SAAB的车型,我们宁愿看到一款全新的900 SPG,也不想只见到这款貌不惊人的Phoenix概念车。

经典永远不会被时间所磨灭,但为了符合时代要求而添上现代化色彩,在不失本源的基础上与时俱进,更能“活得漂亮”?你是否想过开着现代化的Delorean去看一场电影,或者开着全新的普利茅斯Barracuda在街头拉风?
7 cars they don’t make anymore, modernised

Budget Direct Car Insur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