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法•罗密欧和F1“相爱过”的那些曾经

索伯和阿尔法·罗密欧的一纸合同,意味着这个曾经在赛车场上叱咤风云的厂商,重归F1大家庭。一组F1官方组图带你重温这个意大利厂商的光辉岁月

早在F1的“史前时代”,阿尔法·罗密欧已经是各大赛场的常胜将军。1950年,战前称霸赛场的阿尔法·罗密欧,以传奇战车158 Alfetta(阿尔菲塔)参加首届F1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首站银石,以Guiseppe Farina为首的三位阿尔法·罗密欧车手便轻松包揽前三。更可怕的是,阿尔法·罗密欧阵营包揽了那个赛季除印地500外的所有分站冠军。

隔年,158的继任者159接棒上阵,阿尔法·罗密欧在1951年再次发力。尽管那时,初露锋芒的法拉利已经开始让阿尔法·罗密欧这个车队老板的“前东家”头疼不已。受到威胁的阿尔法·罗密欧没能像上赛季一样完完全全地统治赛场,但好在凭借西班牙收官站的胜利,方吉奥成功摘得个人首个世界冠军头衔,保住了阿尔法·罗密欧的“颜面”。

由于资金问题,阿尔法·罗密欧在1951年底宣布退出F1。上世纪60年代,仍然有一些小车队坚持使用着阿尔法·罗密欧引擎,不过成绩实在是惨不忍睹。

上世纪70年代初期,阿尔法·罗密欧以引擎供应商的身份重回F1。1970年,Andrea de Adamich驾驶搭载着阿尔法·罗密欧T33 3.0 V8引擎的M7D/M14D赛车代表迈凯伦车队出战。1971年,该款引擎跟着Andrea de Adamich一起“转会”马切车队。然而,这个时期,成功离阿尔法·罗密欧始终很远很远……

1976年,时任布拉汉姆车队老板的伯尼决定为车队使用阿尔法·罗密欧水平对置十二缸引擎。令人心塞的是,尽管这款引擎动力十足,但却又重又缺乏稳定性,使得取得好成绩像是一种奢求。

1977年阿根廷大奖赛,布拉汉姆车队的Carlos Pace才为使用阿尔法·罗密欧引擎的赛车拿下了时隔26年后的首个领奖台。 随后,在那个赛季的摩纳哥,John Watson为使用阿尔法·罗密欧引擎的赛车夺得了26年来首个杆位。

1978年,使用阿尔法·罗密欧引擎的布拉汉姆赛车收获了两场大奖赛胜利,其中就包括劳达驾驶饱受争议的“风扇车”BT46B取得的瑞典站胜利,以及奥地利人在意大利收获的另一场胜利。

1979年,阿尔法·罗密欧以制造商车队身份回归F1,车手阵容由Bruno Giacomelli和 Vittorio Brambilla组成。五场比赛取得的最好完赛成绩是第十二。

1981年,阿尔法·罗密欧将美国车手Mario Andretti招致麾下, 179C“感人”的稳定性让这位1978年的世界冠军也无能无力。直到拉斯维加斯收官战,另外一位车手Bruno Giacomelli拿到第三,阿尔法·罗密欧车队才终于自1951年以来首次重返领奖台。

1982年长滩,Andrea de Cesaris取得了阿尔法·罗密欧在F1的最后一个杆位,只不过在正赛中功亏一篑。这位速度很快却作风粗莽的意大利车手在那个赛季的摩纳哥站为车队取得了第三。随后的1983年,他又两次以第二名站上领奖台,这一年,阿尔法·罗密欧位列车队积分榜第六。

日益加剧的激烈竞争,让引擎耗油量居高不下的阿尔法·罗密欧不堪重负。在意大利蒙扎赛道,Ricardo Patrese拿到了车队在F1的最后一个领奖台,而队友Eddie Cheever则因为燃油不足而退赛。接下来的1985赛季,车队更是毫无竞争力,澳大利亚收官战后,这个意大利厂商便退出了F1。

厂队原地解散后,Osella成为了阿尔法·罗密欧在F1唯一的代表。这支意大利车队在1983-1987年期间,继续使用阿尔法·罗密欧引擎。伴随着车手Alex Caffi在1987年日本站的没油出局,阿尔法·罗密欧引擎供应商的时代也宣告落幕。

1986年,阿尔法·罗密欧被菲亚特收购,和曾经的竞争对手法拉利变成了“同门”,并长期保持着令人羡慕的“革命友谊”——近年来,阿尔法·罗密欧的品牌标志都会出现在法拉利的赛车上。换而言之,阿尔法·罗密欧并没有离开过F1,它只是用“寄生”的形式活在法拉利的世界里。如今在法拉利和索伯的“阴谋阳谋”下,阿尔法·罗密欧重生了。2018年开始,阿尔法·罗密欧将以冠名赞助商的身份出现在索伯赛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