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馅饼你吃不吃得到?那些年靠“救火”进入F1的车手

作为一个对参加F1充(具)满(备)憧(实)憬(力)的车手,你需要时刻准备着,因为,真正的机会可能就在某一刻突然出现。抓住这个机会,可以成就你,或者,证明你真的,不太行……

toro-rosso-2018-gasley-y-hartley

上一周,小红牛官宣了2018赛季的车手阵容将沿用哈特利和加斯利的组合。这意味着,“救火队员”哈特利,不仅在2017完成了F1首秀,还拿到了2018赛季的合同。

虽然哈特利式奇迹确实很让人惊讶,但他并不是F1史上首个“案例”,以下几位车手也是因突发事件而被召唤进F1,从而完成个人F1首秀的“救火队员”。当然,在首次“触电”F1后,他们的命运也大相径庭,有人从此平步青云从此走上成名之路,有人一鸣惊人却只是昙花一现,也有人被寄予厚望却表现平平……安妮薇,今天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这些借机进入F1的“救火队员”。

 

舒马赫

1991年8月,车手Bertrand Gachot因在伦敦闹事而被判刑收监(据说是在交通拥堵过程中与一位出租车司机发生争吵,Bertrand Gachot向对方喷射了催泪瓦斯)。 当他被关进监狱后,乔丹车队急需一位代替他参加马上就要开始的比利时大奖赛。就在埃迪·乔丹火烧眉毛般地寻找替代者时,“小天使”梅赛德斯-奔驰出现了——梅奔表示,愿意支付30万美元,为一个天赋异禀的德国年轻车手“买下”这个席位。而这位被选中的天才,正是未来的车王迈克尔·舒马赫。

初次出赛的舒马赫驾驶着缺乏竞争力的乔丹赛车,在排位赛取得了惊人的第七,虽然正赛首圈车王就因赛车离合器故障退赛,但是他出色的表现立即受到不少车队的关注。那一场之后,本应继续“代班”的舒马赫立刻被贝纳通挖走,开始了和该车队长达五个赛季的合作。btw,虽然被“挖角”的乔丹只得再找其它替代者,但两个月后出狱的Gachot再也没能拿回他在乔丹车队的车手席位。

 

Luciano Burti

2000年, Luciano Burti本是捷豹车队的测试车手,尽管当时他或许已经在憧憬着来年参加F1正赛的日子,但他的首秀却来得相当意外。在奥地利大奖赛排位赛前,正牌车手埃迪·埃尔文被阑尾炎击溃,布尔蒂“临危受命”,代替生病的埃尔文参加该站比赛。

这位巴西车手在个人首场正赛中取得了第十一名,从而也“说服”了车队在2001年将他提拔到了一线——尽管之后由于捷豹拒绝续约,Burti转投到了普罗斯特车队。退役后,Burti转行成为了巴西的F1电视解说员。

 

Roberto Moreno

1982年荷兰大奖赛,23岁的Roberto Moreno被路特斯邀请“代班”曼塞尔,后者在前一场比赛右手受伤无法驾驶。由于此前已在欧洲赛场崭露头角,Moreno被寄予厚望,甚至有传言说他极有可能获得1983的F1车手合同。 然而真相却残忍得令人尴尬。Moreno在那个大奖赛周末表现十分糟糕,甚至没能做出进入正赛的成绩。这次首秀对于Moreno的打击是惨重的,1982年年底,路特斯将他从测试车手席位上赶走,而接下来五年,他都没能再参加F1。

 

Jan Magnussen

1995年,哈基宁因阑尾炎而缺席在日本冈山国际赛道进行的太平洋大奖赛。迈凯伦选择把这个珍贵的机会用来测试一位年轻有天赋的车手——当时已准备好要进入F1的Jan Magnussen。

那场大奖赛成为了他职业生涯唯一一次代表迈凯伦出战的F1分站。几个月后,迈凯伦和Jan Magnussen解约。1996年,他转战北美。尽管1997年,Jan Magnussen加入斯图尔特车队回归F1,但也仅在一个半赛季的F1比赛中收获了可怜的1个积分而已。如今,马格努森这个姓氏再次出现在F1里,已经是他的儿子凯文·马格努森。

 

库特哈德

1994 Spanish Grand Prix

塞纳的意外身亡震惊着1994年的赛车圈,只是,失去车神的威廉姆斯仍然需要有一位替代者。弗兰克·威廉姆斯决定给测试车手大卫·库特哈德一个机会。1994年西班牙大奖赛,库特哈德代表威廉姆斯完成了个人首场F1分站赛,并与车队携手并进两个赛季。1996年,库特哈德转投迈凯伦。

 

伍尔兹

1997年年中,由于进行鼻窦炎手术,Gerhard Berger错过了三场大奖赛。贝纳通召唤亚历山大·伍尔兹(Alexander Wurz)前来“代班”。

虽然初来乍到的伍尔兹经历了两连退,但仅在第三场英国大奖赛上,伍尔兹就登上了领奖台。这位奥地利车手因此成为了接下来一年贝纳通的正选车手。

 

维特尔

2007年,当时的维特尔已经是红牛青训的车手,但他与宝马的联系也甚为密切。作为宝马的测试车手,参加过几次自由练习的维特尔已经引起了不小的关注。而维特尔进入F1的机会同样降临得令人意外。当年宝马的当家车手库比卡因在加拿大的严重事故而被迫缺席2007美国大奖赛。代替他的最佳人选正是维特尔。

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维特尔首秀F1便取得积分。此后不久,他就成功“转正”,以小红牛正式车手身份参加了该赛季剩余分站。

 

范多恩

迈凯伦车手范多恩算是除哈特利以外,近年来“救火”最成功的车手。上赛季,由于阿隆索未能通过体检,范多恩临时“代打”披挂上阵,竟然开着“本田心”的迈凯伦,拿下了第十。如此争气的范多恩得到的便是2017赛季迈凯伦正赛车手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