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圈的童话:28岁的F1“菜鸟”

小红牛官方宣布,2018赛季将沿用加斯利和哈特利的车手阵容,28岁的哈特利“曲线救国”成功……

​​​曾经莱科宁拼了七年才拼到一个世界冠军,
而他等了七年才等来参加F1的机会,
两届WEC世界耐力锦标赛车手冠军
2017勒芒24小时耐力赛冠军
28岁的F1“菜鸟”
布兰登·哈特利(Brendon Hartley)

 

在今天小红牛官宣后,哈特利终于得到了他期盼多年的F1正式车手合同,这条通往F1的路,曲曲折折,但着实是走对了!

2017年11月10日,布兰登·哈特利正式进入“28岁”,虽然古语有云“三十而立”,但对于F1来说,年近三十的“新秀”实在没那么常见,要知道,与他同龄的大洋洲“老乡”里卡多,已经在F1打拼快七年,而今年刚满20岁的维斯塔潘,都已经积累了三年的经验值了。

​当然,哈特利也并不是个跟F1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人,虽说2017年才成为F1正式车手,但他早在2008年就是小红牛的测试车手了。据说,在得知保时捷退出WEC的第一时间,在基本不抱希望的情形下,哈特利还是便拨通了当年的贵人、在红牛地位举足轻重的赫尔穆特·马尔科博士(Dr Helmut Marko)的电话,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即使那时,红牛并没有公开表示在找“备选”。

​或许,机会真的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F1美国站,因车手加斯利需要去日本参加超级方程式的争冠之战,小红牛在紧急召唤回科维亚特的同时,宣布了另一则爆炸性的决定——车队7年前的测试车手、现保时捷WEC LMP1车手哈特利“代班”加斯利出战。哈特利,带着童话故事般的结局,“回”到了F1围场。

“是同胞,是队友,也是一生的朋友”

哈特利生于新西兰北帕默斯顿——那里也是花式摩托车车手Levi Sherwood出生的地方。六岁那一年,哈特利开始驾驶卡丁车。就在那个时候,他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之一——班博(Earl Bamber)。

​1998年,保时捷911 GT1-98赢得勒芒冠军。与此同时,在12000英里外,小班博和小哈特利正在当地的卡丁车场苦练车技,开启他们踏上赛车运动征程的第一步。或许没人能预料到,19年后,他们竟然一起代表保时捷,站在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冠军领奖台上。

“背井离乡,远赴欧洲。以雷诺方程式2.0欧洲杯冠军,敲响红牛青训的大门”

​在新西兰福特方程式小有成绩后,16岁的哈特利转战德国继续为自己单座赛车的梦想而奋斗。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正确的。2007年,哈特利战胜阿古尔苏阿里、查尔斯·皮克等同期“强敌”,赢得雷诺方程式2.0欧洲杯冠军,在欧洲赛场“大放异彩”。

“同龄、大洋洲、红牛,两个年轻人命运迥异的十年”

​在年轻气盛时,背井离乡继续追求自己的赛车梦,需要勇气——这是哈特利和现役红牛车手里卡多两位来自大洋洲的车手共同的经历。在哈特利夺冠的2007年雷诺方程式2.0欧洲杯,初来乍到的里卡多也参加了其中四场比赛。两个同样来自大洋洲的同龄人,迅速成为了知己。只是,他们或许没想到,二人之间的命运会走向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 ​

十年之后,里卡多已经成为红牛当家车手,而哈特利才刚刚等到小红牛的一纸合同。 ​

“曾经离F1,那么近,那么远”

哈特利参加2009年雷诺方程式3.5银石站哈特利参加2009年雷诺方程式3.5银石站

​哈特利在2007年的胜利,引起了马尔科博士的注意,在这位“伯乐”的帮助下,18岁的新西兰人成为了红牛青训项目的一员。2008年,哈特利作为红牛二队的试车手进入F1。同时因韦伯受伤,哈特利还参与了红牛RB4的测试工作。2009、2010赛季,哈特利正式成为红牛和红牛二队的测试及预备车手。 ​

“耐力赛场,迎来职业生涯的春天”

离开红牛之后,哈特利作为梅赛德斯测试车手度过了他的2012和2013赛季,直到2014年,才迎来职业生涯真正的春天——加入保时捷,搭档韦伯、Timo Bernhard,转战世界耐力锦标赛。在第一年的“试水”后,哈特利所在车组赢得了2015年WEC总冠军。 ​

​2017年,韦伯退役,哈特利儿时的小伙伴班博加入该车组,成为了他新的搭档。随后,在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中,哈特利、班博、Timo Bernhard问鼎全场冠军,27岁的哈特利终于将自己的名字写进了这项传奇赛事的冠军榜里,而这也成为了他在耐力赛场最美好的时刻——“获得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冠军那一刻,我和Timo、Earl一同站在最高领奖台上,感觉毕生的心愿都实现了。” ​

​在不久前结束的WEC上海6小时赛上,三人所在2号车组提前锁定年度总冠军,哈特利的职业生涯再添一冠。 ​

四年的耐力生涯,带给哈特利的不仅是荣誉,还有许许多多可以运用到F1中的宝贵经验。“从LMP1车转去开F1车是很棘手的,我并没有完全准备好去开F1,不过从另一方面讲,我又准备得很充分了。因为LMP1也是非常大的项目,在工程学方面很相似。在F1的压力很大,但代表保时捷参加勒芒也个压力超大的活(抗压不成问题)。

​“跟Mark Webber、Timo、Earl一起开车,在过去四年里,我积累了太多太多的经验。所以一方面我觉得我准备好了,一方面我对F1又是毫无经验。但我觉得我展示出了,它们之间是互通的,有很多经验是可以在F1也适用的。”  ​

顶着一次勒芒24小时冠军、两次WEC年度总冠军的光环,哈特利或将功成身退、离开耐力,而迎接他的,正是一张宝贵的F1正式车手合同。 ​

“通往F1这条路,哈特利走得太曲折”

比起2010年担任小红牛测试车手、2011年就在HRT找到正式席位的里卡多,哈特利的F1之路实在太过曲折。十年之后,奇迹般地回到熟悉又陌生的F1围场,哈特利一边享受着别人对他这个勒芒冠军的尊敬,一边努力学习、做更好的自己。 ​

​ “我从来都没有成为过正式的F1车手,虽然我曾经在围场待过一段时间,回来之后,也会见到很多熟悉的面孔。以勒芒冠军、WEC冠军的身份回到F1围场,你能感觉到大家对你的尊敬。感觉很棒,我还要学习很多,不过,我很享受这种经历。” ​

由于决定参加F1本赛季剩余的所有分站,从小勒芒(Petit Le Mans,10月4-7日)开始,到F1阿布扎比收官站,哈特利需要连续比赛8个周末,这对车手的身心都是不小的考验。“过去几周里我跑了很多地方,呆在很多不同的时区。我努力控制自己的状态、保证足够的睡眠,同时因为比赛密集,还要相应地减少训练时间。在这几周里保持健康是最重要的事之一,迄今为止还不错,我没有生病。” ​

​相比驾轻就熟的耐力赛,F1显然更值得哈特利“头疼”。然而,在来到WEC上海站之前(接受sportauto采访之前),他已经很好地完成了自己在F1的前两站并得到了接下来几站的比赛机会。从奥斯汀到墨西哥,哈特利的表现虽不算完美,但却备受肯定。“我对自己过去两站的表现很满意,奥斯汀很困难,要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适应和学习。在墨西哥,我进步很大,但是我们赛车出了问题,没能取得预想中的结果。我对自己的进步感到满意,不过也清楚还有很多要做的事。压力开始增加了,期待也开始增加了,但目前为止,我都很享受我所经历的一切。” ​

没有什么比车队的认可更能证明一个车手的表现有多出色了,继宣布哈特利将代表车队参加本赛季剩余几站的比赛后,如今,小红牛又确认了新西兰人明年的正式车手席位。“我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当下我只想关注接下来几周的比赛,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未来的一切都不在我的控制中,我只能尽一切努力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

“28?真的很幸运?”

​28是哈特利职业生涯中很重要的一个数字,不仅是他和父亲卡丁车时代的车号,也是他今年在F1为自己选择的车号。而更为巧合的是,哈特利名字缩写BH还是英文字母表里的第二和第八个字母,“我不是很迷信,不过当你跟这么一个数字一起‘长大’,你会觉得自己和它是有些联系的”。而在上周正式进入自己的28岁后,在WEC巴林六小时即将正式打响之前,哈特利收到了2018赛季的F1车手合同。28岁这个数字能否在接下来一年为他带来更多幸运?​​​​